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老婆大人你好乖 > 第880章 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哎呀……”

    林欢喜皱起小脸,去扯男人的胳膊,司闻顺势揽着她的脖子将她箍在怀里,在她脸上放肆地揉了一下,“怎么了?”

    他的力气实在太大,林欢喜干脆放弃了挣扎,气鼓鼓地看着他,“你跟你女朋友说这话合适吗?”

    司闻:“我说什么了?”

    林欢喜指控他,“你是不是嫌弃我胖?”

    司闻挑眉,眼里闪过一丝无奈,“没有说你胖。”

    林欢喜撇了撇嘴,不相信他,“你刚才还说我好圆,好圆不就是胖的意思?”

    虽然知道司闻应该就是逗她的,但她心里面还是有些闷闷的。

    因为今天晚上看到袁雅岚,她是属于特别消瘦的身形,对比起来自己可不就是有些胖了吗?

    她知道不应该将自己跟别人放在一起比较,但就是有些忍不住。

    林欢喜忽然问他,“我跟袁雅岚,你觉得谁比较好看?”

    司闻:“……”

    他捏了捏她的脸,“仙女还要跟别人攀比?”

    林欢喜想了想,忽然捧着脸笑了一下,“也是哦……”

    司闻低笑了一声,清浅的眼里散着细碎的柔和,是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温柔。

    不远处的袁雅岚站在黑暗中看着这一幕,觉得浑身都有些发冷。

    她什么时候看过司闻那样的神情?

    无奈的,逗弄的,温柔的,宠溺的,她只在那里站了短短一段时间,就在他脸上看到了那么多以前从来不会在他身上出现的情绪。

    她心里面复杂又发酸,她的整个人生都因为司闻变得死气沉沉,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还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得到爱情。

    她好不甘心啊。

    ……

    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林父带着林母终于在角落里面找到了林欢喜,冷着一张脸,“都要走了还依依不舍的,站在那里干嘛?还不快过来!”

    他看到司闻和林欢喜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没有过去,站在原地,脸色不太好看地在两个人之间扫视。

    林欢喜看了看他,悄悄地往司闻旁边站了站,“爸,你跟妈先回去吧,司闻顺路,到时候他送我回学校就好……”

    林父立刻反驳道:“你少骗我,司闻他都已经从学校辞职了,怎么跟你顺路?你一个姑娘家,大晚上的让一个单身男人送你,好意思吗?”

    林欢喜立刻就挽住了身边男人的胳膊,“你别瞎说,司闻他不是单身,他有女朋友的。”

    她追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才把这个男人搞到手,盖上了她林欢喜的名字,当然要强调他是自己的所有物。

    林父真是恨铁不成钢,眉头狠狠皱了起来,“你……”

    “唉!”

    他长叹了一口气,心里面纠结得厉害。

    虽然他心里面对司闻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满意,但是林欢喜那么喜欢他,他肯定是不能够当着她的面做得太过分的,这样不但会引起女儿的逆反心态,还有可能伤害两个人的父女感情。

    一直没说话的司闻忽然开口,礼貌地看着林父,“伯父,今天已经很晚,如果您先送小喜回去,路上会耽误很多时间,疲劳驾驶也有安全隐患,我会把小喜安全送回去,您可以信任我。”

    林父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什么,“我也不是怀疑你的人品,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看得出来的,只是……”

    他摇了摇头,“算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司闻点头,“伯父放心。”

    林父这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走到门口还不忘回过头来去看林欢喜,生怕她被别人给拐走。

    他一走,林欢喜就忍不住抱着司闻的脖子跳到了他身上,“我们先别急着回学校,开车出去兜风好不好?”

    宴会这边已经没什么人,两个人又站在角落处,不会引人注意。

    司闻一只手拖着她的腿,将她往上垫了垫,让她更稳地夹着自己的腰,往另外一条走廊走去,“想去哪里兜风?”

    林欢喜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他抱着走,有些开心也有些紧张,低头蹭了蹭他的鼻子,“去哪里都行。”

    “不想早点回去睡觉?”司闻伸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勺,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林欢喜笑了一声,侧着脑袋在他耳边说:“不行,我今天晚上情绪不太稳定,要是太早回去的话,我怕我把持不住……”

    司闻的脚步顿了一下,眸色微微深沉,半晌,开口道:“你的自制力的确差劲。”

    基本上一勾就来,一扑就倒。

    再也没有比她更好上钩的兔子了。

    林欢喜也不生气,只嘻嘻地笑着,心情显然不错,好像完全忘记了宴会一开始的时候因为他和袁雅岚同时出现的事情生闷气。

    果然还是因为年纪小,记吃不记打,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两个人从幽僻的后花园穿过长长的走廊,去绕另外一条路到地下停车场。

    这边几乎没什么人走,林欢喜就算一路被司闻抱着,也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花园里面有路灯,但是光线昏暗,只能够刚刚看清楚路而已。

    两旁的植物有花有草叫不出名字,在夜色下只看得到黑色的剪影,在随风慢慢摇晃。

    林欢喜抱着男人的脖子,将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听着他在耳边均匀的呼吸声,忍不住蹭了蹭,“……司闻,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司闻勾起嘴角,清冽沉稳的声音说道:“我知道。”

    “不。”林欢喜摇摇头,忽然很认真地说:“你不知道。”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喜欢司闻,喜欢到可以把所有的难过和悲伤都压在心底,不去问,不去计较,只要能够拥有现在这一刻,她就只愿意当一只逃避退缩的乌龟。

    她闭着眼睛,将男人抱得更紧。

    两人走出花园,从前面一条树林小道离开之后就能够进到停车场,耳边是树叶的沙沙声,给这寂静增添了一丝浪漫。

    林欢喜好像能够听到司闻心脏跳动的声音,忽然,男人停下了脚步。

    下一秒,她被他给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