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老婆大人你好乖 > 第672章 她的独占欲
    宁小满愣了一下,别人的气息?

    她回想了一下,忽然想起之前她安慰林欢喜的时候,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哭了一会。

    宁小满:“……”

    “没必要吧?是小喜啊!你干嘛连她的醋都吃?”

    男人挑起她肩膀上垂落的一缕发丝,在手里把玩着,漫不经心道:“不是吃醋,只是看不惯你身上有别人的痕迹。”

    宁小满:“……”

    这不就是吃醋吗?

    这男人占有欲也太强了……

    他捏了捏她的下巴,轻声哄道:“去把衣服换了,顺便洗个澡,嗯?”

    说着,他轻轻地圈住了她,避开触碰林欢喜靠过的肩膀,将脑袋放在宁小满另一侧的脖子上蹭了蹭,声音低哑嘶沉地说:“不管是谁,都不能在你身上留下味道,我不喜欢,除了我,尽量少让别人碰你,好不好?”

    也许是习惯了他平时命令式的语气,忽然听他用商量的口吻跟她说话的时候,宁小满觉得全身都酥了。

    这男人真的……

    好让人难以拒绝。

    她觉得这男人就是帝王和妖姬的结合体,睥睨众生和祸国殃民都在他转瞬之间。

    宁小满有时候真的很好奇,前世的自己到底是怎么扛住霍时深的魅力,非要守住自己那可笑又虚无的尊严的?

    她很没有威慑力地瞪了男人一眼,“霍大总裁,你这洁癖真的很麻烦。”

    霍时深不以为意,松开了她,整理着她凌乱的头发,“嗯,所以辛苦你多多包涵。”

    宁小满:“……”

    等她洗得干干净净出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等他的男人,转身就偷偷地溜进了卧室里。

    本来还以为他没有注意到,结果在她关上门的那一秒,霍时深的视线便淡淡扫了过来。

    看见小女人鬼鬼祟祟的样子,无声地笑了笑,随即起身朝卧室走了过去。

    听见开门的声音,宁小满连忙将被子提到脸上,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男人清冽沉稳的气息灌入她的鼻腔。

    这是她在这世上闻过最好闻的味道。

    宁小满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没再装睡,而是睁开眼睛看着他,好奇地问,“你用的是什么香水?好好闻……”

    霍时深挑了挑眉,捏住她的鼻尖,“狗鼻子。”

    宁小满挣扎了几下,顺势在他手心里面蹭了蹭,“告诉我嘛!我其实好奇了很久,一直都忘记问你。”

    霍时深收回手,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你不觉得,你应该先解释一下学校论坛的事么?”

    他其实知道宁小满暗地里有自己的小动作,大多数时候是不愿意被别人知道,所以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她去闹。

    不过在知道唐怡然的遭遇都是她的手笔之后,霍时深还是不免惊讶了一下。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小女人就是温顺乖巧的小绵羊,现在看来,其实她是优雅危险的小豹子。

    平时懒洋洋地在草原上散步,漂亮的花纹让她看上去没有什么攻击性,但是捕猎的时候那种猫科动物本能的精准和狠厉,却是刻在骨子里面无法磨灭的。

    他的小妻子,似乎是在扮猪吃老虎?

    果然,宁小满顾左右而言他地岔开了话题,“李依霜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她结婚,跟我有什么关系?”

    霍时深淡淡地打断她,鹰一般的眼光直直地看进她的眼睛里,“小满,你似乎有很多事情没有告诉我?”

    宁小满叹了口气,知道瞒不过他,忍不住哀怨道:“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问出来?我该怎么回答你?难道要我亲口对你说,你以为的单纯澄澈的宁小满,其实背地里做了不少不干净的事?”

    霍时深直接捂住她的嘴,阻止她再继续说下去,直接将她抱进怀里,“我从来不觉得你做的那些事情不干净,手段是手段,没有必要混为一谈,我甚至觉得你做得很好,小满,你能够保护自己,我很开心。”

    宁小满没有说话,只轻轻地回抱住他。

    心里面却在想,如果哪一天,这个男人真的窥探到自己内心深处最黑暗的那些念头,他还会像现在这样,毫无保留地拥抱她吗?

    那些苦苦压抑的冲动,她自以为能够锁在内心最深处,可有的时候却依然在蠢蠢欲动,叫嚣着要冲破伪善的面壳。

    她如今的岁月,都是用那三年漫长的折磨换来的,人人都只看得到娇艳欲滴的花朵,又怎么会注意到它脚下的根茎里面是如何肮脏不堪的泥浊?

    她本来是应该烂在深渊里的灵魂,是霍时深拯救了她,他是她生命里面唯一的光,宁小满只能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抓紧。

    她不想再回到那样黑暗的日子里,她要呆在霍时深身边,她不想看到所谓的谭歆然,李依霜,亦或是霍雅诗在霍时深身边围绕,那是她一个人的黎明,她不允许有任何人跟他共享,哪怕是染指都不行。

    宁小满从来都没有说过,她有的时候也会产生无比邪恶的念头。

    她想把霍时深给关起来,关在只有她自己知道的地方,让他的整个世界从此只有自己一个人,再也不看别的女人一眼。

    她总是抱怨这个男人占有欲强,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对他的占有丝毫不少,甚至要更汹涌。

    宁小满觉得自己能够在霍时深这个男人身上找到宁静和平和,但只要一想到前世有其他的女人站在他身边,她就忍不住陷入自己的黑色漩涡之中。

    她所有的钢筋铁骨、铜墙铁壁,都是来源于这个男人的独宠。

    如果有一天她发现霍时深的目光放在了别人身上,她想自己也许会疯掉。

    可是这些念头她从来都没有跟别人提起过,甚至有的时候自己都不愿意去想起,只不断地催眠自己,你要独立,要强大,要自己把握自己的人生。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内心对霍时深的存在是多么的渴求,从她重生那一刻起,这个男人就是她的意义所在。

    “阿深,你要一直这么爱我。”

    宁小满伸出手指,在他心脏的地方缓缓画着圈,浅笑道:“这里,不要给别人,不然我宁肯挖掉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