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老婆大人你好乖 > 第25章 滚出我的家
    看着小女人那张灿烂的笑脸,男人脸上露出一丝无奈。

    昨晚她是睡得好了,他却只能在她睡着了之后再去洗了好几个冷水澡。

    他伸手将宁小满嘴边吃小笼包滴下来的油擦掉,又用一旁李嫂准备的餐巾擦了擦手,“睡得不太好。”

    “啊?为什么?”

    宁小满问了一句,砸了咂嘴,十分喜欢这个小笼包的味道,她直接伸手要去盘子里拿,被男人用筷子打了手一下——

    “脏。”

    宁小满不以为意,笑着说:“我的手干净得很!不会把小笼包弄脏的!”

    霍时深依然没有让她用手拿,而是自己拿起另一双筷子,又夹起一个小笼包,塞到小女人的嘴里,“不是说你的手脏,是怕你的手会脏。”

    “哦……”宁小满笑得眯起了眼睛,觉得这个包子无比的香甜,享受的同时还不忘记问他,“你昨晚为什么没睡好啊?”

    霍时深看着她两颊都塞满了食物的样子,像一只可爱偷吃的仓鼠一样,眼眸微动,“因为某人睡相很差。”

    “我睡相哪里差了?我睡得很乖的!”宁小满争辩道,满脸写着抗议。

    霍时深笑着不说话,又往她嘴里塞了一个小笼包。

    小笼包虽然香,但是吃了三个,也有些腻,宁小满正吃着,眼前突然出现一杯牛奶,她看着男人那双骨节分明,却又纤长白皙的手,没有接过来,而是顺着他的手低下头喝了一口。

    霍时深也配合着她,就这么举着玻璃杯喂她喝完,末了,他说了一个字:“懒。”

    一旁的谭歆然吃的是了无胃口,这两个人旁若无人地秀着恩爱,却对她昨天晚上没有进门的时候不管不问。

    他们是真的忘记了她还在外面没有进来?还是就是故意的?

    霍时深吃东西的时候虽然慢条斯理,但是却有条不紊,宁小满还在东吃吃西吃吃的时候,他已经放下了筷子。

    他今天有个早会,快到时间了,所以就先出门。

    宁小满想去送他,却被男人按了回去,“好好吃你的早餐。”

    小女人委屈巴巴地望着他,“那我送你上车好不好?就看着你上车。”

    她这突如其来的粘人倒是让霍时深有些意外,不过却很受用,他伸手在她挺翘的鼻梁上轻轻捏了一些,薄唇轻启,只淡淡吐出了一个字。

    “好。”

    谭歆然也立马站了起来,“姐姐,姐夫,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正好我也要出去找工作。”

    说着,她就要站起身来,却被宁小满抢先一步给按在了座位上,“妹妹,你早餐也还没吃完呢,要不要先吃完再说?”

    谭歆然连忙摇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霍时深,“没关系,我已经吃饱了,我现在就跟姐夫一起出门,姐姐你就待在家里吃早餐吧,不然等下就凉了。”

    宁小满差点被她气笑了,不管她是装作听不懂,还是真的听不懂,总之她是被谭歆然给真真实实地给气到了。

    正当她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一旁的男人倒是淡淡开了口,“既然要走,行李也收拾一下。”

    一句话,瞬间让蠢蠢欲动的谭歆然无法动弹。

    宁小满一下子就听懂了男人话里的意思,于是便推波助澜,笑着对谭歆然说:“是啊,你之前不是说,找到工作就搬出雪苑的么?正好你要找工作,就顺便搬出去吧。”

    谭歆然脸色有些白,支支吾吾着说:“我……我也不确定……”

    宁小满笑着推了她一下,直接打断她,“快去收拾下行李吧,别让你姐夫等急了,他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谭歆然脸色一沉,思索了一会,咬了咬下唇,“我……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先不去找工作了,姐姐你先送姐夫上班吧,别耽误时间。”

    宁小满收回了在她身上的视线,挽着男人的胳膊一起出了雪苑,临走时她还不忘回头看了谭歆然一眼,眼睛里面满是讽刺。

    一旁的霍时深忍不住在她脸颊上捏了一下,“霍太太的醋劲挺大的。”

    宁小满笑着看他,“所以你要跟这些对你心怀不轨的女人保持距离,不然我会酸死你的。”

    男人摸了摸她的脑袋,轻笑一声,“好。”

    ……

    雪苑客厅。

    宁小满送完霍时深之后就回来了,虽然她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谭歆然一眼就看到了她嘴唇上那抹鲜艳的红色,一看就是被男人狠狠疼爱过的痕迹。

    她用力地戳着盘子的小笼包,仿佛那是宁小满的那张脸一样,戳得稀烂才肯罢休。

    她最不喜欢吃这种油腻的东西,但是宁小满的口味却都偏重,以前她都是让着自己的,现在她眼看一点都吃不下,她这个姐姐却对自己不闻不问。

    谭歆然突然就把筷子扔在了盘子里,“咣当”一声响,“我吃饱了。”

    宁小满吃东西的手顿了一下,看向她,“吃饱了就吃饱了,你发什么脾气?”

    谭歆然哼了一声,“我没发脾气,倒是我想问问姐姐,你这些天都在发我的什么脾气?要还是你新婚夜那天的事情,我承认我做的不对,但我也是为了你好,你没必要因为这一点小事,就不要我这个妹妹了吧?”

    宁小满擦了擦嘴,笑着看向对面的女人,“小事?你觉得贞洁和名声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小事?那晚是你姐夫赶到了,要是没赶到,你是不是就要对外锣鼓喧天,恨不得向全北城宣告,你的姐姐在新婚夜和野男人在婚房里鬼混?”

    谭歆然没想到她会这么伶牙俐齿,咬了咬牙,瞪向宁小满,“我都跟你解释过了,我只是怕那个男人对你非礼却又没有证据,才想喊人拍摄的,这样人证物证都有了!”

    “呵!”

    宁小满直接冷笑一声打断了她的话,“谭歆然,你真是不要脸。”

    她直接站起身子,将面前的碗筷往地上一摔。

    洁白的瓷碗四分五裂,震碎了谭歆然最后一根神经。

    宁小满冷冷地看着她,那双眼眸里看不出昔日任何的情分,“滚出去,滚出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