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老婆大人你好乖 > 第580章 小傻子这么傻
    司闻没出声,只是神情有些疲惫。

    相似的话霍时深不是没有说过,他也总是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但这么多年依然对异性保持着距离,根本就不知道动心是什么滋味。

    本来以为余生也会这样下去,他还算幸运,有过命的兄弟,完整的家庭,可以肆意去做自己想做的工作,不用像霍时深这般早早承担家族的重担,生活平淡无束。

    他已经很幸运,感情对他来说只是调剂品,可有可无。

    他没有想到,有天会有个像林欢喜这样笨拙直接的小姑娘,跌跌撞撞地闯入他的生活。

    好像有了一点不同,又好像跟从前没什么差别。

    司闻轻叹一口气,干脆起身,“去看看你老婆孩子。”

    ……

    宁小满刚好打了个盹醒来,司闻询问了她几句,在纸上写了一些注意事项,“饮食方面注意清淡,禁止滥用药物,尽量保持心情愉快……这些你们自己应该都知道,还有最需要强调的一点——”

    他顿了一下,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霍时深,“怀孕初期,也就是前三个月,以及后三个月的孕晚期,必须禁止同房。”

    霍时深看出了他眼里的幸灾乐祸,眉心一跳,“轻点也不行?”

    宁小满:“……”

    她忍不住踹了男人一脚,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说:“你能不能别说话?”

    霍时深丝毫不恼,反而笑着揉揉她的脑袋,“这件事很重要,得问清楚。”

    司闻自己心里不爽,也不想让霍时深好过,强调道:“总之孕早期绝对不能同房,肌肉收缩严重可导致流产,对孕妇的伤害很大。”

    霍时深不满地看了他一眼,“意思是三个月后就可以了?”

    司闻:“以防万一,最好是不可以。”

    “那要怎样才可以?”

    “怎样都不可以。”

    “我觉得能可以。”

    司闻将笔一放,脸一沉,“你觉得有什么用?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要不要小学老师教教你怎么遵医嘱?”

    霍时深:“……”

    医生了不起?

    自己在林欢喜那里吃了憋开不了荤,把气撒在他身上?

    霍时深不耐烦地挥挥手,“你可以滚了。”

    司闻嗤笑一声,“怎么?怕我再交代些什么侵害你的福利?”

    霍时深语气淡淡,“不是,你在这里影响我孩子的胎教。”

    司闻:“……”

    行,他走。

    他是没钱吃饭,非要吃狗粮?

    司闻走后,宁小满坐在沙发上晃了晃脚,看着面前的男人,一脸怜悯地摇了摇头,“阿深,我发现你们男人有的时候真的很幼稚!”

    霍时深坐在她旁边,将她一双嫩白的脚丫子放在了自己腿上,“有吗?”

    宁小满动了动自己的脚趾头,指甲盖粉粉的,又小又圆,她探头去看,感觉自己的指甲好像长长了不少。

    霍时深自然也是看见了,从茶几上拿过指甲剪,给她剪起指甲来。

    从宁小满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男人高挺的鼻子,和纤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打下的阴影,黑发浓密,却出乎意料的软,柔和地贴在鬓间,衬得本就深邃的五官愈发出众。

    霍时深上班的时候会把头发都梳上去,他的额头很好看,露出额头的发型很显气场,成熟内敛,深沉稳重。

    在家里的时候他习惯把头发放下来,细碎的刘海挡住额头,没了那种盛气凌人的矜傲,像校园里拿着走过的人气校草。

    宁小满不管看多少次,还是觉得霍时深这张脸一点都看不腻。

    她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被男人微微避开,“别闹。”

    他在剪指甲的时候也像在对待一份认真的工作,剪好了之后还修了修边缘。

    宁小满发现他是顺着自己的脚趾头的形状修的,指甲盖上面的边缘也圆圆的,弧度都是一致的,看上去可爱极了。

    她很满意地笑了,又伸出了两只皙白细嫩的手,十根手指头大剌剌地对着这个男人,“老公,帮我把指甲也修一修呗。”

    霍时深:“……”

    他好笑地弹了弹她的额头,“这种时候就知道叫老公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牵过她的手,细致地为她修剪着。

    一时间客厅里只有“咔嚓咔嚓”的声音,宁小满听得莫名心安,忍不住问,“老公,我生了孩子之后,你还愿意给我剪指甲吗?”

    “小傻子这么傻,七老八十了也只能给你剪指甲。”

    宁小满第一次被骂了傻子也不觉得羞恼,反而还很甜地笑了。

    ……

    林欢喜回到宿舍就直接把门一关,扎进了自己的铺位,不动弹了。

    过了一会,她忽然伸出手在枕头上锤了几下,伴随着几句羞耻的“嘤嘤”声。

    “好丢脸!好丢脸啊!”

    “我昨天晚上为什么会喝这么多?啊啊啊啊啊!”

    “司闻会不会看出了我的本质?万一他要跟我说分手怎么办啊?呜呜呜呜呜……”

    她伤心地哼了几句,捧着枕头将脸深深地埋了进去,直到快要不能呼吸的时候,她才猛地抬起头,懊恼又后悔地握了握拳头,“为什么我都喝酒壮胆了,还是没有吃到肉啊!”

    “为什么为什么……”

    她有些抓狂地扯着自己的头发,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就羞耻得无地自容。

    司闻亲她的时候,她是真的以为昨晚两人已经那啥了,结果人亲着亲着,就松开了她,径直去了浴室。

    林欢喜有些反应不过来,裹着被子微微有些喘。

    她愣愣地看着浴室的方向,玻璃窗上映出男人高大姣好的身形,耳边是淅淅沥沥的水声,昨天晚上的记忆,忽然就这么慢慢地涌现上来——

    昨晚约会完之后,司闻要送她回宿舍,她心里藏着小心思,非要拽着司闻压马路。

    为了拖延时间,压完马路之后她又拖着司闻去吃夜宵,为了壮胆喝了点酒,结果没想到自己酒量这么差,竟然直接喝醉了!

    司闻没办法只能带她回公寓,但她喝醉了之后好像并不是那么的……那么的乖巧……

    林欢喜越回想,眼睛瞪得越大。

    她昨天对司闻做了什么来着?她好像吵着嚷着要骑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