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老婆大人你好乖 > 第578章 莫名的火花
    林欢喜坐着一动不动,似乎是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因为拉了窗帘,整个卧室都光线昏暗,看不出现在是什么时候。

    男人还在身旁熟睡着,只露出半张脸,但还是足够精致到让林欢喜心悸。

    她的视线一动不动地看着司闻一半埋在被子里的脸,他闭着眼睛,她才发现这男人睫毛也很长,只是不卷,直直地垂在眼睑下,洒下淡淡的阴影。

    目光缓缓下滑,从清冷的眉眼,到高挺的鼻梁,然后是薄唇,下颚,宽阔的肩,和若隐若现的锁骨……

    停!

    林欢喜脸色瞬间爆红,看着司闻的肩膀,他……

    他竟然没穿!

    林欢喜深吸了一口气,活了这辈子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紧张过。

    她想起电视剧里面看到的那些桥段,缓缓低头,拉开了自己身前的被子,往里面看了看——

    ……咦?

    她怎么……还穿了条东西?

    林欢喜懵了一下。

    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体酸痛,按照正常的走向,她不应该什么都没穿吗?

    林欢喜有点纳闷,又扭头看了看一旁的司闻,小心翼翼地去掀他那边的被子。

    她自问动作很轻,将被子一点一点从司闻的肩头扯了下来,露出他精壮的上半身。

    林欢喜差点流鼻血。

    没想到他平时穿着白大褂看上去那么高挑清瘦,竟然有那么结实的肌肉……

    她眯着眼睛数了数,嘴角抿着笑,又把被子往下扯了扯……

    人鱼线渐渐展露在她面前,她屏住了呼吸,伸长了脖子去看,就快要看到关键部位的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林欢喜。”

    上一秒还在熟睡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睁开了眼睛,清浅的眼眸还带着一丝惺忪的睡意。

    司闻淡淡开口,声音沙哑,“你在做什么?”

    林欢喜被吓懵了。

    她愣愣地看着男人的俊脸,顿了一会之后才回过神来,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我……我……”

    啊啊啊啊啊!她该怎么说?

    她总不能直接说,她想看他的……

    那啥吧……

    林欢喜欲哭无泪,整张脸都纠在了一起,“我怕你热,给你掀掀被子散热。”

    “嗯?”司闻彻底清醒过来,顺着林欢喜手腕的方向看去,眸色一深。

    他轻轻一拉,小姑娘就整个跌入她怀中。

    肌肤贴着肌肤,几乎没有隔着任何阻碍,毫无隔阂地相拥。

    林欢喜不太记得昨晚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却感受到男人最真实的体温。

    她以为像司闻这样性格的人,应该从里到外都是淡然冷漠的,可是他的体温却是那么高,被他抱着的时候让她感觉自己好像在被火炉焦烤。

    林欢喜突然感觉很渴。

    “你刚才想看什么?”男人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带了点玩味和调笑。

    林欢喜不敢相信这是司闻会有的语气,只红着脸下意识推拒着他,“昨晚不是用都用了?我想看看长什么样子……”

    司闻顿了一下,随即沉默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毫无预兆的,他忽然轻笑出声,低沉得像是从喉咙深处滚落出来,喉结也在上下震颤。

    他笑得眉眼都柔和起来,带着刚好的弧度,看得林欢喜一阵失神。

    “不用看了,直接再用一次吧。”

    “唔……”

    ……

    吃饱喝足之后,宁小满就想去睡觉。

    霍时深以她之前已经睡了很久为理由说什么也要带着她去楼下散步,说是适当的锻炼对身体有好处。

    宁小满不情不愿地跟在他身后,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忽然看到里面正站着一脸爆红的林欢喜。

    但是她身边没有任何人,只一个人有些局促地站在电梯里面,表情看上去非常的懊恼。

    “小喜?”宁小满跟在霍时深身后走了进去,有些诧异,“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站在中间,林欢喜站在她左边,霍时深就站在她身后,一只手微微护着她的腰。

    林欢喜在电梯门打开看到宁小满的那一瞬间,就忍不住想冲向前去将自己刚才丢人的事迹倾诉给她听。

    但是视线扫到宁小满身后那个深沉冷然的高大身影时,顿时就将那些快要出口的话都吞了下去,只说:“我……我……”

    她还结结巴巴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宁小满就瞬间想到了什么似的,贼兮兮朝她挑了挑眉,“你把大冰块给扑倒啦?”

    这种时候出现在公寓里,又不是来找她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是跟着司闻回来的!

    而且宁小满上下打量了林欢喜几眼,发现她头发散乱,衣服也不是很整齐,很难不往那方面想。

    林欢喜哭丧着一张脸,宁小满这么一说,她心里就越发觉得羞耻。

    但是碍于霍时深这个男人还在这里,她也不好多说,只是扯了扯宁小满的手腕,“我觉得我以后可能没脸再见司闻了……”

    “怎么了?”林欢喜的反应有些出乎宁小满的意料,刚想再问几句,电梯门一打开,林欢喜就松开她的手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等到了宿舍再给你说,我先走了!”

    看着她匆匆忙忙的背影,宁小满忍不住地对一旁的男人说:“怎么感觉好像有人在身后追她似的?”

    霍时深搂了搂她的腰,在出门之前将她的衣服领子拉到最上面,把她的脖子都捂得严严实实的,才带着她走下台阶。

    然后说:“别人的事少管。”

    宁小满懒得腹诽他这种把自己当婴儿在照顾的行为,但是对他刚才这句话表示非常不满,“什么叫别人的事?小喜是我最好的朋友,司闻是你最好的兄弟,难道我们不应该关心一下他们的感情生活吗?”

    “有必要?”

    “当然有必要!”宁小满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忍不住瞪着霍时深,“你难道对司闻那个福尔马林味的冰块是怎么铁树开花的这件事情没有一点兴趣吗?你不觉得他和小喜之间有种截然不同但是莫名合拍的火花吗?”

    “摩擦才有火花。”霍时深漫不经心地接过她的话茬,忽然低头在她耳边压着声音说:“就像我们这样,摩擦多了,才有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