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老婆大人你好乖 > 第576章 子凭母贵
    整个公寓的布置几乎是焕然一新,所有边边角角的、只要是尖锐的地方,全部都消失不见,哪怕是避无可避的地方,也都用胶给包上了。

    从进门开始,下脚的地方就是一条长长的毛毯,几乎整个公寓都铺满了,宁小满伸长脖子看去,发现阳台上居然也有,“你这也太夸张了吧?我感觉自己好像进了绵羊洞。”

    霍时深并不发表意见,蹲下帮她换鞋。

    宁小满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的照顾,很自然地就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抬起一只脚配合他的动作。

    他给自己准备的拖鞋也换成了那种毛茸茸的,一脚踩下去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走路都轻飘飘的。

    宁小满脚一下地,就飞快地奔向了卫生间,憋得有些难受,刚才在车上的时候没好意思说。

    霍时深在身后看着她的背影,无奈地提醒,“慢点。”

    宁小满不想听他突然这么频繁的唠叨,将门一关,就把男人隔在了门外。

    霍时深也没进去,就站在走廊上等她。

    “我的天!”卫生间里传来宁小满的惊叹,她有些无语地看着面前的马桶,十分嫌弃地掀起盖子,“有必要把这里也包上毛毯吗?”

    房子里面所有的家具都好像要过冬似的,全部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看着这样的架势,宁小满莫名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打开门,就看到站在走廊上靠着墙壁等她的霍时深,瘪了瘪嘴,“你说实话,你该不会打算整个孕期都把我当做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给供起来吧?”

    霍时深没有回答她,而是上前一步将她轻柔地打横抱起,然后向卧室的方向走去,“有问题?”

    宁小满真的欲哭无泪,“就这么两步路你也不让我走吗?从洗手间门口到卧室能有多长?”

    “你不知道你刚才从门口冲进去的速度有多快?摔到怎么办?”

    “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自己会小心的,再说我跑得也不是很快吧?”

    “快。”霍时深一个字就打发了她,不由分说地将她抱到卧室塞进被窝,“你现在身体情况特殊,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任性,要好好保护自己,知不知道?”

    宁小满忽然就感觉现在的霍时深有点像一个敦敦教诲的老父亲,无奈的同时心里还有一点酸酸的感觉。

    她把脸的一半悄悄地埋进被子里,只剩一双晶亮的大眼睛看着他,有些不满地说:“自从你知道我怀孕之后,好像什么事情都围绕着孩子打转,这也不让,那也不让,我在你心里的地位直线下降了。”

    听着她的控诉,霍时深哑然失笑,俯身在他脸颊上……捏了捏,“都是要做妈妈的人了,居然还会吃自己孩子的醋。”

    “我才没有吃醋!”宁小满脸一红,反驳他,“我只是觉得你有些反应过激了,而且……”

    她低下头,声音忽然变得有些小,“你这样会让我觉得我是母凭子贵。”

    霍时深微微一顿,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知道她有了孩子的那一刻,霍时深就已经把孕妇的注意事项都背了下来,并且安排了各种专业人士随时待命来照顾宁小满。

    从生理健康角度上来说,女人生孩子的确是个不小的难关,他没有办法代替她去承受这种磨难,但必须要力所能及地将这件事情对她的损害降到最低。

    他也知道女人怀孕的时候情绪波动很大,有时候无缘无故就会对人发难。

    专家给出的建议是顺着孕妇就好,但这种时候霍时深觉得要是顺着她说的话,她可能会更加生气。

    “怎么这么傻?”他斟酌了一下,语气温柔地说:“这是子凭母贵。”

    宁小满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哪里有这种说法?父母天生就是爱孩子的。”

    不过说完之后,两个人都有些沉默了。

    宁小满是个孤儿,对这句话体验不深,霍时深从小是被老爷子带大的,也没有经历过所谓的父爱母爱。

    霍时深看着宁小满忽然低落的情绪,知道这对孕妇的影响可能不好,于是便亲了亲她的脸,轻声道:“因为是你的孩子,我才爱它。”

    这世界上只有与她相关的一切,才值得他付出情感。

    ……

    宁小满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困意也是说来就来,没聊上几句就打了个哈欠,眼皮子不停地打架。

    霍时深哄睡她之后就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关上房门,直接去楼上找司闻。

    虽然他找的那些医生也都是这方面的专家,但他潜意识里面最信任的人还是司闻。

    他站在门口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这个时候司闻应该是在家里呆着的,霍时深只当他是没听到,直接输入密码开门。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眼前的房间跟他印象中司闻的性格并不相符,他和司闻都有轻微的洁癖,对住的地方卫生要求也很高,基本上整洁简单,一尘不染。

    而面前的房间虽然还是那熟悉的装修,但客厅茶几上堆满的零食包装,以及散落下来的薯片,还有上面东倒西歪的几个酒瓶,还有一个直接从茶几上滚到了沙发下面,都让他一度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鞋柜上面也不再只有单调的黑白两色男鞋,还有一双明显是女孩子尺寸的帆布鞋,白色的布料上面画着夸张艳丽的卡通图画,而且是胡乱地摆放着,在一排清一色的皮鞋里面显得格格不入。

    霍时深眉心一跳,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错过了司闻的什么事情?

    他关上门继续往里走,才发现从客厅的沙发上开始就有不少散落的衣服。

    最开始是一件男士外套,一看就是司闻的风格,上面叠着一件白色的女士毛衣,堆在了一起。

    再紧接着就是一些里面的衬衣,百褶裙,袜子,领结,西装裤……

    这些衣服都胡乱地散在一起,十分凌乱地散落了一地,沿着一整条走廊扑了过去,最后停止在卧室门口。

    而在司闻卧室门口的门把上,显然还挂着一件独属于女性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