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毒医狂妃 > 《毒医狂妃》正文 第1556章 琉璃紫星95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相处一室。

    独孤城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不由得紧张许多。

    “兮儿,本王的身体其实也无碍。”

    “把衣服解开,我帮你施针。”

    风凌兮淡淡道,取出银针,放下后,到一旁的水盆里洗手,准备施针。

    独孤城解开衣裳,趴在床榻上,看着风凌兮走过来,眼神里满是柔情,他能够看得出来,兮儿和刚回来的时候对他的差别。

    “兮儿,你是不是怕本王会病死?”

    风凌兮白了他一眼,语气略冷,“你想死吗?”

    “当然不想,本王有很多的事没有做,五年期得知你失去消息的时候,本王觉得生死对我而言无所谓,若非是婉儿支撑着本王,本王怕是早就不在人世了。”

    “你可以闭嘴了。”

    风凌兮冷声呵斥,“我施针不喜欢被打扰。”

    “好。”

    独孤城果真是闭嘴了,任由风凌兮给他施针,针灸不疼,反而还有种被关爱的感觉,独孤城知道,他的心活过来了,这些年,他努力的寻找的兮儿回来了,他失去的一切都在不断的活过来。

    嗅着兮儿身上淡淡的药香味,看着她绝美的脸庞,忙碌的身影,独孤城觉得自己此刻真的是五年来最幸福的时候。

    半个时辰后,风凌兮给独孤城服药,准备离开。

    独孤城抓着她的手,“兮儿,你今天能不能不走了?”

    风凌兮看了眼握着她手臂的手,眼神一冷,独孤城连忙松开,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想和你说说话。”

    “有什么话明天也可以说,这几天你还需要我的治疗,有的是时间,时间不早了,睡觉吧。”

    风凌兮打开房门走出去,吩咐夜希,“好生照顾他,明天早上我会给他端药来。”

    “属下送送王妃。”

    夜希看了眼屋内,急忙上前,将风凌兮送出院子,连忙问,“王妃,属下斗胆问一句,王爷的病情是不是很严重?”

    风凌兮点点头,“挺麻烦的,他的压抑的太厉害,伤了身子,需要好好的调理,还有,别让他动武,免得增重病情。”

    “王妃,属下知道身份卑微,不该多嘴,可是王妃能否听属下说几句话?”

    “你想说你家王爷这些年过的不好?”

    风凌兮看着夜希,“不需要你说,我都看得见,先把他的身体养好了再说,他隐瞒我的,我会问他,不需要你来回答。”

    夜希激动,“多谢王妃,属下替王爷谢谢王妃。”

    “回去吧。”

    风凌兮离去,独孤城给她娘亲的消息,五年,他一直都在找娘亲的消息,没有放弃过,即便是她,在五年的时间也没有出去寻找过娘亲。

    独孤城,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这五年,你都是在保护我。

    风凌兮回到房间,拿出脖子上的哨子,吹了几下,不多会,窗户外进来一道黑影,单膝跪下,“圣主。”

    “我娘出现了,你去帮我打听下瑶族是否抓到她,小心安全。”

    “是。”

    黑影来无影去无踪,除了窗户外抖动的风声,仿佛一切都不曾出现过。

    独孤城留在陆府治病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宫里,元昭帝是满意,可是这太后却被气的不轻,虽然说风凌兮愿意给独孤城治病,可她这总觉得风凌兮是想要借此机会和独孤城复合,气得她又派人去陆府找风凌兮入宫,只是让陆念给拒绝了。

    风凌兮让人给独孤城送药过去,自己则是去了将军府。

    “念离昨日情况怎样?”

    风凌兮给今天给念离的药材是药浴,需要在药浴的同时,将蛊毒逼出体内,彻底的摧毁蛊毒,而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好几次才能成功。

    “念离吃了药没有任何的反应,精神很不错。”

    看着女儿小小的身子在药水中浸泡,风雨夕眼神满是担忧,怕念离受不住。

    “守着她,别让她起来。”

    风凌兮走到一旁继续熬制药水,风雨夕看着风凌兮忙碌的身影,“为何不让人帮你,非要自己亲自来吗?”

    在她院子里架着两口大锅熬药水,还亲自守着,风凌兮这么认真的给念离医治,风雨夕着实被感动到了,几次都想告诉她瑶族的事,可她都忍下来了。

    “医者本性,既然答应了医治你女儿,我便会亲力亲为,更何况,她的情况不似普通的病,时机和药水浸泡的时间都非常重要,交给别人你能放心?”

    风凌兮拍拍手,看着药水里泡着的念离,她的额头上都是汗水,一张小脸巴掌大,没有肉嘟嘟的小脸,一双眼睛盯着她,不哭也不闹。

    “倒是听话的很。”

    这么小的孩子,像个乖宝宝一样泡在药水中,这药水的温度还略高,她没有哭闹,不得不说,这孩子真的挺让她刮目相看的。

    “或许是被我打多了吧。”

    风雨夕别开眼,坐在念离的身边,叹了口气。

    “这两天我一直都在问自己,当初把她生下来到底是为什么?想要孩子,还是想要给落离生孩子?”苦涩自嘲的笑笑,风雨夕的眸中泛泪。

    “他又不想要我给他生孩子,而我却强迫他,留下他的孩子,真是可笑。”

    “你给他下药还囚禁他?”

    风凌兮突然问,风雨夕微愣,半响后,点点头。

    “是,我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做出这样的蠢事,是他太自信了,觉得我不敢把他怎样,而我却做了,而且,有哪个男人在药效发作后会控制得了自己,只要是个女人他都会要的。”

    风雨夕说着,眼泪吧嗒掉了下来。

    “我以为我得到他的身体,有了他的孩子,我就能留在他身边做他的女人,可他不是,所以我把他囚禁了起来,用尽了一切办法,让他给我这个孩子,有时候男人就是这么可笑,他嘴上说着怎么都不会碰我,可是他的身体却诚实的要命,还不是饥不择食。”

    “何苦呢?”

    风凌兮都不知道怎么说风雨夕,“你这样对他,他肯定恨透了你。”

    “我不在乎,哪怕他想要杀了我,我都不在乎,我风雨夕活着这么久,从来都没有为我自己活过,唯独我和他度过的那半个月,虽然他恨透了我,被我折磨的几乎发疯,可却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