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频道 > 妻不好追:总裁老公请止步 > 第1023章:从始至终,只她一个
    安全出口就那么大,大家挤在一起,只会造成更惨重的伤亡,苏珩安排他们有条不紊的从几个建筑口飞快撤离,等他们都出去,没等那些人庆幸躲过了这场大火,苏珩已经安排,叫他们去围堵那几个放火的人。

    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不会是别人。

    都在同一个组织里干过,找到他们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之前他们离开,他可以放他们一马,这是他们的自由,可这次……

    没等苏珩仔细想该怎么处理他们,原本已经出来的金发,忽然又朝着那栋起火的建筑冲去。

    苏珩一把拉住他:“你干什么?”

    那么大的火,疯了么?

    金发心急如焚,青溪还在里头,他虽然不想让他出现在苏珩身边,不想让苏珩有弱点,但却从来没想过要害她性命,可是,此刻若是跟苏珩实话实说,他肯定会比自己更加奋不顾身。

    “这次的资料还在里头,就那么一份,我得去找!”

    金发试图挣脱他,苏珩紧紧的没有松手:“重新再跟对方接洽。”

    况且,跟生命比起来,失去一桩生意,又算得了什么?

    眼见火势越来越大,再不进去,他怕是真的没办法进去了,情急之下,金发给了苏珩一拳,不管不顾的冲了进去。

    苏珩四处看看,从一个人手中拿过了一块毛巾,也跟在了金发身后。

    里头的温度已经很高,到处都是浓烟,苏珩只能依稀辨认金发的方向,他并没有朝着办公室过去,反而是去了自己的屋子。

    苏珩捂紧口鼻,飞快的跟上去,木制的扶栏不停的掉下去,在地上泛起金黄的火星,苏珩跟着他到了门口,门把手已经烫的没办法去碰,金发却还是毫不犹豫的推开了门,手心里火辣辣的疼,金发咳嗽几声,直接吼:“青溪,青溪!你在哪儿?”

    门外,苏珩骤然顿住,青溪?

    她在这儿?!

    震惊片刻,苏珩冲进去,抓着金发道:“她人呢?”

    这么紧急的时刻,金发也顾不上那么多,青溪就在这个房间,但他也不知道,她现在躲在哪里。

    一直躲在卫生间,披着被子的青溪,隐约听到外头的喊声,急忙道:“我在这儿!”

    她打开门,火舌已经到了卫生间的门框上,她拥着被子,站在那里,没看清楚隔着几步远的男人就是苏珩,她喊道:“我,我在这儿!这铁链子我弄不开!”

    两个男人急忙跑到他跟前,浓烟中,苏珩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来:“别怕,我在。”

    青溪一怔,他?

    金发不是没告诉他,她在这儿吗?

    愣怔之间,金发掏出钥匙,想要打开她手上的链子,但他实在是太紧张了,手都有些发抖,。

    着火的范围越来越大,门框已经不堪重负,还有几根横梁从上面掉下来,苏珩眼看着要砸到青溪身上,一把抱住她,飞快的往旁边躲去,饶是如此,掉下来的横梁,还是打在了他背上。

    苏珩闷哼一声,青溪急忙问:“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金发也担心他扛不住,才刚问了一个字,苏珩低声道:“少废话,赶紧开!”

    一秒钟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铁链子好不容易打开,这栋建筑也彻底成了火的海洋。

    之前被去青溪浸湿的那条被子还在地上,湿漉漉的,苏珩一把将那条被子拿起来,披在了三个人身上:“走!”

    从这里到安全出口,明明只有一段很小的距离,现在,那段路却显得那么漫长。

    青溪脚踝处还是一阵钻心疼,她知道,她现在是他们俩的累赘,青溪被他们拖着,她开口道:“你们先出去吧,不用管我。”

    死她一个,总比三个人都交代在这儿强得多。

    苏珩跟金发谁也没说话,只是飞快的带着她往外。

    不停的有东西掉下来,有火舌包围,已经看不出来那些都是什么,浓烟越来越重,青溪甚至有些没办法呼吸。

    好在,他们总算撑到了门口,门外,消防的车子已经来了,水喷出来,给他们也降了降温。

    一直到安全地带,他们才都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的脸都被熏成了黑色,青溪意识已经有些模糊,金发在她边上喘着粗气,这边,苏珩却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地上。

    青溪吓了一跳:“苏珩?苏珩?”

    救护车就等在不远处,组织里的人急忙把他们几个都抬到了救护车上。

    苏珩已经失去意识,医生简单的检查一遍,他后背上好几处都被砸伤,吸入的浓烟量也很大,但并没有生命危险。

    金发跟青溪都是松一口气,他们俩裹着被子,情况比苏珩要好一点,本来想着,他们可以在这儿等等,坐下一辆救护车,苏珩的手却紧紧攥着她的胳膊,任凭医护人员怎么努力,都掰不开。

    没办法,只好把他们都一并带走。

    处理伤口的时候,苏珩毫无反应,那么触目惊心的伤口,青溪看着都觉得疼的受不了,苏珩却没醒。

    她想从他手中拿出胳膊,给他把已经不成样子的衣服拿到一边,他却依旧紧紧的攥着她。

    一直到伤口处理完,苏珩才睁开眼睛,他顾不上身上叫嚣的疼痛,眼睛四处张望,青溪呢?

    她人在哪儿?

    看到她就在他自己跟前,苏珩的表情骤然僵住,仿佛是不相信,又带着无与伦比的庆幸,她就在这里,不是幻觉。

    青溪看着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还是金发在旁边道:“那个,苏,要不你先松手?”

    人家医生还等着给青溪处理伤口呢。

    再说,他这幅样子,也需要好好的休息不是。

    苏珩冷冷的看他一眼,他居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藏人,若不是这场大火,他到底还打算瞒到什么时候?

    这笔账还没跟他算,他还有脸跟自己说话。

    苏珩冷冷的盯着他:“出去。”

    金发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惹苏珩生气了,反正事情已经败露,他也没什么好掩藏的,金发干脆默默的退了出去。

    处理室,只剩下他们俩人,还有在一旁的医护人员,苏珩紧紧攥着她的手:“你肯相信我了么?”

    是不是她还停留在过去他的谎言里。

    他可以仔仔细细,甚至,拿出所有的证据,证明他没撒谎,他说的都是真的。

    从始至终,他就只有她一个,从来没爱上过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