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冷情霸少:老婆只许祸害我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又被摆一道
    “怪罪?”单蕊颇有些不屑地笑了一下,“只要我们能够成功地在苏黎世控制住艾薇,到时候就连单琉斯都得乖乖地听我的话,老爷子还能怪罪谁?”

    既然她为了单家兢兢业业老这么多年,都始终没有得到老爷子的认同,那就不能够怪她在背地里使些手段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了。

    单蕊的眼底闪过一道凛冽的光芒,在暗夜之中显得尤其地令人心悸。

    鲍尔斯夜半潜入海棠路218号的私人住所并被人发现的事情,第二天一大早就见了报,记者干脆还挖出了鲍尔斯和新月集团的关系,甚至还有知情人士匿名爆料,举报岳时琛明知道鲍尔斯是在国外臭名昭著的杀手,却还是把他留在身边当助理,他这样的举动,分明是在助长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这报道一出,当天股市一开盘,新月集团的股价便一路下跌,这让公司的高层们都坐不住了,纷纷来到集团,要找岳时琛要一个说法。

    岳时琛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的股价走势,却是镇定地很,似乎这样的场面对于他来说,不过尔尔。

    这件事情自然也惊动了岳清明,不过岳清明倒是没有直接去找自己的儿子,而是转而去了半山别墅寻找老太太。

    自从新月集团交到岳时琛的手中,他们两个人便再也没有过问过集团的事情,却不曾想,这一朝出了变故,便是一件那么大的事情。

    “这事情,我们要怎么处理?”岳清明知道岳时琛那边暂时没有什么动作,那是因为这的确是一件非常不好处理的事情。

    “敌不动,我不动。”老太太喝着茶,重重地叹了口气,“阿琛经营新月集团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犯过这么严重的失误,他把人留在身边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后果。”

    “只是如果我们不出面的话,那帮老头子只怕会对阿琛不依不饶。”岳清明说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儿子的,毕竟岳时琛从国外念书回来就接手了整个新月集团,当年对于他来说,也实在是太早了一些,这些年来,他为了集团鞠躬尽瘁,花费了多少心血才有了如今的商业帝国。

    可这样的商业帝国根基不稳,居然能够如此地被外界的舆论所吞没。

    “不依不饶也就不依不饶了,想要看出来谁才是真正的朋友,就只有借这样的机会了。”老太太不着痕迹地轻勾了一下嘴角,倒是没怎么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她活了这几十年的时间,什么大风大浪的样子没有见过,这种事情在她的眼中,倒也不算是什么真的处理不了的大事,她相信,岳时琛一定也是这样想的。

    毕竟外面小报上的那些报道,全是猜测,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只要集团出一个声明稿,声明小报上所说的那一切都是假的,不存在的,这样新月集团虽然不能够完全从舆论的旋涡中抽身而出,但至少不会这么麻烦。

    不过很显然,岳时琛暂时并不想这么做。

    “老夫人,有客人来了。”

    听到门铃声之后去开门的女佣此刻跑到二楼来,站在岳家老太太的身后小声报告道。

    “是谁?”老太太悠悠地喝了一口茶,这才问道。

    自从她离开了江州市区,在半山别墅区购置了一套别墅,搬到这里之后,她已经有将近十年的时间,没有看到除了岳家之外的人过来看她了,毕竟,如果不是与她十分相熟的人,车子都还没有进到半山别墅区,就已经被赶出去了。

    “是未来的少夫人。”女佣垂眸,小声地说道。

    不管岳时琛和蒋烟烟到底闹成了什么样子,反正在半山别墅,每一个在老太太的手底下做事的人,在见到蒋烟烟之后,还是得要叫一声“少夫人”。

    这表明,在岳家老太太的心中,蒋烟烟就是一个已经被完全认定了的孙媳妇,便是再换一个人过来,只怕都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去请她上来。”老太太一听是蒋烟烟来了,心里倒是已经不是像从前那样地欣喜了,毕竟夹在她和岳时琛之间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女佣很快便将蒋烟烟请到了二楼的露台,岳家老太太坐在伞棚下,而另一个伞棚之下,则坐着岳清明。

    蒋烟烟在来的时候,也已经知道了有关新月集团的那些新闻,现在在老太太这里看到岳清明,倒是也不觉得奇怪了,他们应该是在一起商量着解决问题的对策吧?

    “烟烟,你可好久都没有来了。”老太太招呼着女佣给蒋烟烟搬把椅子过来,扶她在自己的对面坐下来。

    老太太抓着蒋烟烟的手,颇有些感慨地说道:“今天岳时琛那个混小子闹出来的事情,是不是也影响到你了?”

    “不不不,没有的事。”蒋烟烟连连摇头,虽说她因为单家的事情对岳时琛还是心存芥蒂,但不是他做的事情,也绝对没有甩锅给他的道理,“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老太太。”

    “你说。”岳家老太太对待蒋烟烟向来是很有耐心的,看她神情有些为难,便也猜到了定然是一件天大的要事。

    “前两天,我偶然从一个人的口中得知了我的身世,后来我去找了岳时琛求证,他也承认了,说我并不是陆展宏的女儿。”蒋烟烟这话一说出口,便吓得岳家老太太和岳清明面面相觑,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说话,显然是有些没有能够反应过来。

    “那你是……”老太太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能够说什么,倒是狠狠地瞪了岳清明一眼,显然是责怪自己的儿子查事情查了半天,居然都没有能够查到这一层。

    “我是单杰的女儿,我的母亲和单杰之间存有私情,当年母亲为了保护我,所以才对外宣称我是陆展宏的女儿,而后来收养我的蒋建锋,也相信了我母亲说的话。”蒋烟烟并不清楚上一代人之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既然母亲做出了隐瞒,就一定有隐瞒的必要。

    或许是不想让她这个在世上的唯一的女儿知道自己真的是个私生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