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武仙踪 > 第八百六十章 主动权
    什么?拉城墙?

    天色刚刚大亮,北楚大地便炸开锅了,愕然的遥看向了南方,“三百多万里的城墙,南边的人是不是疯了。”

    “依我看,他们不是疯了,是他娘的吃饱了撑的。”

    “王,此事.....。”幽寂的魔域大殿,一个魔将看着魔王,却是欲言又止。

    “叶辰,你很有魄力。”夔禹疆深吸了一口气,浩瀚的眼眸中,还有一道惊叹之色一闪而过。

    “公主,叶辰这次搞得动静有点大啊!”大楚皇族皇殿之中,太乙真人揣着手,一脸的唏嘘咂舌,“三百多万里的城墙,他也真敢做。”

    “他很聪明。”大楚皇嫣轻语一声。

    “聪明?”太乙真人顿时一愣。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大楚皇嫣声音很是缥缈,“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一统南楚,用此八字来阐述最合适不过,他懂得利用优势,也懂得如何防止其他势力利用这种优势,所谓的城墙,并非只是一道墙,而是南楚的屏障,进可攻伐,退可据守,他的魄力、胸襟和眼界,已然超越了封皇之前的父皇。”

    热闹了,整个北楚都热闹。

    不止是皇者后裔,连八王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都是历经沧海桑田的老家伙,叶辰此举的用意,他们看的很透彻,也正是因为这道城墙,让曾经睥睨天下的他们,都感觉到了强大的威胁。

    “联合四方,举兵南下,绝不能让天庭拉起城墙。”嗜血殿大殿之中,一道缥缈又威严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老祖,一道城墙而已,您老是不是太.....。”

    “你懂什么。”嗜血殿主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一道冷哼声打断了,“一旦城墙建起,便无人可撼动南楚,趁天庭势力还未稳固,给我杀。”

    “明白。”

    “树大招风啊!”一座浩大的古城之中,坐在酒楼静静饮酒的叶辰,听得来往修士的议论,眉头不断的紧皱着,只因天庭的举动闹出了太大的动静。

    “圣主。”很快,一个身穿素衣的老者走了进来,对着恭敬的行了一礼。

    “坐下说。”叶辰淡淡一声。

    “正如圣主所料。”素衣老者一边坐下,一边说道,“人黄安插在嗜血殿的内线传出情报,他们正在紧密联合四方,而且各个情报网也传来了可靠消息,各大势力正在秘密聚集修士军队。”

    “意料之中。”

    “我天庭大军八成以上的人都在专注修筑城墙,若他们此时攻过去,我们很难应付啊!”素衣老者也是一脸忧心忡忡的,“还有八王他们,这若是在此时联合,南楚必将是一场惊世浩劫。”

    “八王有皇者后裔牵制,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叶辰悠悠一声,“棘手的是嗜血殿和北楚各方势力,若战,以天庭如今的实力,自然不惧,我怕的就是他们不战。”

    “属下不懂。”素衣老者疑惑的看着叶辰。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天庭大军若在劳心劳力修筑城墙的同时还要分心对抗北楚大军的偷袭,必定久战匮乏,那南楚的城墙,八百年都建不起。”

    “不能吧!”素衣老者摸了摸下巴,“嗜血殿他们如此阵仗,仅仅是为了给我们捣乱。”

    “这个可能性并非是无的放矢,而是必然的结果。”叶辰深淡淡开口,“战不过我天庭,必定会退而求其次,他们的目标很明确,那便是遏制天庭的崛起,而这个目标,最干脆的做法便是阻止我们修筑城墙,他们明白的很,若城墙一旦建起,便无人可撼动南楚天庭。”

    “圣主,赎老朽直言。”素衣老者深吸了一口气,“有他们在,南楚的城墙建不起啊!天庭虽强,也架不住他们这般捣乱哪!”

    “南楚城墙必须要建。”叶辰语气带着坚定,“他们如此处心积虑,便足以证明南楚城墙的重要性。”

    “可是.....。”

    “此事,我们需要拿到主动权。”叶辰直接打断了素衣老者的话语。

    “如何做,圣主吩咐便是。”

    “我天庭在北楚也不是没有势力。”叶辰沉吟道,“炎黄总部还在北楚,加上还没有完全搬到南楚的欧阳世家、南宫世家、皇甫世家、暮云世家、盘龙海域牛家、黑龙岛这些,便足以在北楚掀起惊涛骇浪。”

    “圣主的意思是....在北楚捣乱?”素衣老者试探性的看着叶辰。

    “让北楚各大势力无暇他顾,这便是我们要拿到的主动权。”

    “妙,妙啊!”素衣老者喜笑颜开,“谁会想到,我们在倾注全力城墙之时还会分兵主动出击,如此以来,便能为天庭争取足够的时间。”

    “去做吧!速度要快。”叶辰轻轻摆了摆手。

    “明白。”素衣老者倒是不拖拉,豁然起身,只是还未等迈动脚步,便被叶辰叫住了。

    “圣主,你还有事儿?”素衣老者疑惑的看着叶辰。

    “有没有我师傅的消息。”叶辰看着素衣老者,坚韧的眸光之中,还带着些许希冀。

    “没有。”素衣老者轻轻的摇了摇头,心中还不免有些暗叹,说着,他便转身离去了。

    他走后,叶辰依旧静静的坐在那里,不言不语,像是一尊石像一般。

    他是天庭圣主、三军的统帅、如今大楚权力最大的一个人,却还是身不由己,纵然他一统了南楚,纵然此刻就身在北楚,却还是不能放下一切去寻找自己的爱人。

    “哎呀呀!上人大驾光临,小店蓬荜生辉啊!”叶辰蓦然间,本就议论声满是的酒楼顿时变得热闹了,一切皆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

    放眼看去,那是一个身穿血袍的老者,浑身汹涌着血煞之气,瘦骨嶙峋的,一双眸子如蛇蝎般吓人。

    此人,仔细一瞅,可不就是嗜血殿的沧溟吗?

    昔日,离开昊天世家的叶辰,借道苍狼古城与他新收徒儿袁昊交恶,以此才有了后来叶辰大闹北震苍原一事,旷世的天劫破死局,至今还被人传说。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叶辰依旧静静的饮酒,嘴角却是勾动了一抹冷笑。

    “上人,请请请,这边请。”另一边,一帮修士已经纷纷起身,点头哈腰的,气氛不是一般的热笼。

    “嗯!”苍溟上人目不斜视,一副高高在上、前辈高人的姿态,而且他本人也特别是享受别人那种敬畏的神情。

    “上人,听说贵殿已经集聚八方势力,准备南下进攻天庭了?”一帮好事的修士围着苍溟上人又是倒酒又是谄媚的。

    “确有此事。”沧溟上人依旧是神色威严,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那厮是一个隐士高人呢?

    “我就说嘛!早该修理南边那帮人了,还叫天庭?怎么不上天呢?”

    “嗜血殿大军必定所向睥睨。”

    “为祝贵殿旗开得胜,我等....嗯?”那人话还未说完,便感觉到一股冰冷之气急速的汹涌而来,整个酒楼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了寒冰。

    见状,所有人顿然色变,目光无一例外的向着靠窗的地方看去,最后定格在了身穿黑袍的叶辰身上。

    这下,就连淡定从容的沧溟脸色都变得煞白了,那恐怖的杀机让他胆颤,他人虽然坐在这里,但身体好似已经被拖入了冰冷的深渊。

    砰!

    所有人色变之时,整座酒楼都猛地晃动了一下。

    砰!砰!砰!

    继而,酒楼的颤动便停不下来了,砰砰的声音缓慢而有节奏,仔细聆听,才发现那是人走路的声音。

    “沧溟,择日不如撞日。”叶辰缓缓而来,目不斜视的看着沧溟,而随着他的脚步不断踏下,他蒙着的黑袍也缓缓褪去,露出了他叶辰的真容和天庭圣主的雄躯。

    “他...他是.....。”眼见叶辰露出真容,所有人的眼瞳都凸显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