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带着军需来大明》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 京师风云
    杨三跪在那里,一五一十的把赤嵌城杨铁柱事件的始末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包括最后经审判大会之后杨铁柱当场被施以斩刑,杨善这位外交部长也被革职查办,然后判刑二十年的事情一并讲了出来。

    对这些情况,杨晨东早就看过电报,心中有数。对于杨系父子的下场,杨晨东没有丝毫怜悯的意思,他已经给足了对方好处,摆在面前的已经是一条金光大道了,可是有些人就是不伸手去抓,硬是不满足,还想挺而走险,那有这样的下场就怪不得旁人了。

    尤其是杨善,在南明不受看重,反倒还被排挤着,最终落了一个去北明当使者的下场,那原本就是一件很不好完成的任务,若非是杨晨东出手相助的话,就算是他能从北明回到南明,怕是他的上官礼部尚书刘德也不会给他什么好果子吃的吧。

    这样的恩德,他不旦给忘记在了脑后,还想得到更多的东西。若非是于冕把这一切告诉杨晨东的话,那真的不敢想像,长此以往下去,赤嵌城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有一天王宫都要失陷,一旦三位夫人都落到了对方的手中,怕就是杨晨东想要做些什么,都会投鼠忌器吧。

    一想到局面可能会变得如此糟糕,杨晨东恨不得杀了杨善的心都有。但最终赤嵌城的法制委员会判他刑法二十年,主张法治的杨晨东当然不会在说些什么了,如果连他不尊重法律的话,还想其它人去尊重吗?

    杨家父子的事情扔到了一旁,杨晨东更为关心的就是军队的事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军队竟然一无所知,他是不会相信的。虽然事实也查到有一位营长,三名连长被杨家给拉拢了,但事情只是涉及到这么低的官员,杨晨东就是感觉到隐隐的不对,这一次叫来杨三,也是有要当面询问的意思。

    “说说吧,这一次的事情应该不仅仅只有一位营长三位连长参与吧,冷松和高雄事先就一点不知情吗?”杨晨东的声音中略显平静,但问出的问题确是如此的厚重,可以想像,如果杨三对谁有意见,微微的歪一下嘴巴,怕是就会有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局面出现吧。

    问题是当着杨晨东的面,就算是杨三有私心,也是不敢表露出来的。中情局的出现原本就已经威胁到安全局了,相信以后在有什么重要的情报,将不会是安全局一家独大,是一定要经过中情局的审核,这也让杨三说话时更加的小心起来。

    “少爷,高雄师长最近很少在岛上,听说是海上突然出现了一些黄毛人和不知底细的船只,如今海军的主要目标都放在了那些人的身上。至于陆军方面,冷松师长或许是有所查觉的吧。”

    杨三已经很是小心翼翼的说出这些了,杨晨东的眉头不由就是轻轻一皱,他很清楚,杨三这句话中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涉及到冷松这般的高官,一切用词都是需要很小心才行的。

    “嗯,有所查觉是什么意思,你且仔细的说来。”杨晨东放下了茶杯,一幅认真聆听般的模样。

    “是。少爷,就我们调查,杨铁柱之前曾有一段时间与冷松师长来往密切,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双方突然间关系就变得冷默了起来。事后我们也曾怀疑过,会不会是杨铁柱想要收买冷师长,为此我们专门做了调查,后来得出结果,他们双方间并没有什么经济上的往来,一切都是因为冷松师长听说要建立陆军第一军的事情,他想当这个军长就需要更多人的支持,与杨铁柱交好,就是为了向杨善部长示好而已。但正是因为他当初的那个举动,让一些军队的人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这才有了那一位营长,三位连长与杨铁柱交好,最终被收买的事实。”一边说着,杨三一边小心的观察着杨晨东的表情变化。

    杨三深知,尽管此事中已经查明没有冷松的参与,但双方毕竟曾经走的是那么近,而在那个阶断中,会不会他已经发现了杨铁柱的问题所在,只是考虑到以后还需要杨善部长为他说话,这才装成没有看见呢?

    这虽然是分析,但仔细想来,还是有着很高的可能性的。若非安全局只是怀疑,而没有实证的话,怕是他们就真的出手了。一个师长虽然是位高权重了,可如果真是涉事,想必安全局拿下他的时候同样是不会手软。

    杨晨东认真的听着,这些可是之前电报中没有说过的事情。毕竟电报中要说的是都是查有实证的,而像是这种猜测和莫需有是不会写在上面的,不然一旦走露了风声,岂不是要伤一些人的心吗,也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混乱。

    心中消化着杨三所说,他深知,安全局没有实证是没错,但这种猜测也是极有可能存在的。换位思考,如果是自已处在冷松的位置上,是不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呢?

    “哎,都是名利惹的祸呀。”心中一叹之后,杨晨东许久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最早跟着杨晨东的时候,大家心中想的都是怎么样让生活过的更好一些,慢慢的,随着杨系的不断壮大,这样的思想就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变成了要一起干一番大事业,随后就演变成了现在的开始争权夺利了。

    这或许是势力强大之后的一个通病,可杨晨东真心的不想让当初最早跟着自己的兄弟因此而会掉队,他想的是有一天功成名就了,那些最早跟着自已的兄弟还能站在自己的身边,那才是一件功德圆满的事情。

    “在给他一个机会吧。”心中这般想着,杨晨东决定此事就此翻过,圣人也会犯错的嘛。但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冷松不抓住的话,还要继续犯错,那就真的怪不得他了。

    杨晨东·突然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杨三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当下点头道:“是的,我会给车超主任发电报,不用在派人去盯着冷师长了。”

    “该盯还是要盯的,不仅是冷松,赤嵌城中任何一名官员只要感觉到他有问题,都可以派人盯着,这原本就是你们安全局的责任之一。”杨晨东大方的摆了摆手,他派人盯着可不是不信任大家,而是时刻给大家上根弦,告诉他们,有人在盯着你们,你们做什么事情的事情一定要有分寸,不要犯错了。

    “是,是。”杨三连忙不断的点着头。

    “行了,你也起来吧。”杨晨东看杨三也跪了一会,惩罚和提醒的作用已经有了,便示意他起身。

    六少爷让起身,杨三就必须要站起来,当下连连点头,起身而立。在身形刚站稳的时候,杨晨东又开口了,“小雨弄的作风整治运动如何了?”

    “回六少爷,事情办的很好,已经查出来了不少的问题官员,应该惩戒的惩戒,应该开除的开除,也赢得了不少百姓的支持之声。”杨三一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比较兴奋的。看的出来,这个运动应该是真的进展不错。

    “嗯,有问题的人是要抓出来的,但没有问题的人也要给予褒奖,不要弄得大家都紧张兮兮的,工作还要有人去做的。对了,中情局那边的成立,你们安全局能支持的就多支持一些,不要以为这是分权,随着我们的地盘越来越大,以后出现各种问题的机会也要越来越多,仅靠一个安全局已经不够了,明白吗?”

    终于说起了中情局的事情,杨三当然是连连点头了。他很想补充几句,比如说前一阵子的安全局工作没有做到位,但是想到六少爷怕是不喜欢听这样的检讨,就闭上了嘴巴。中情局的领导人可是五夫人苏曼儿,与其在这里表忠心,还不如多支持一下对方的工作,到时候由五夫人把自己的表现告诉六少爷,那效果一定会好的多。

    “行了,现在说说京师的局势吧,我的岳丈被关在诏狱中,可曾受到了什么委屈?”赤嵌城的事情暂时先放到了一旁,杨晨东把注意力终于转了过来,开始考虑着眼前需要应对的局面。

    “没有。”杨三很快速的回答着,显然就这件事情他是十分上心的。“我们有人就在诏狱之中当值,胡大人并没有被上刑,显然对方也应该不是真的想治罪,就是想要试探而已。”

    “嗯。”杨晨东很是认可般的点了点头。早不抓胡长宁,晚不抓胡长宁,偏等自己要进入京师的消息传来,才开始动手抓人,这其中释放的信号已经是非常有明显了。仅是从这一点上来看,自已的到来应该是挠到了朱祁钰身上的痒处。

    想要拿人,又担心后果自己会承担不了,这才有了现在的这个局势。对这一切,杨晨东看的很透,正因为此,他才并不着急,反而神色很是平静的说着,“谈一谈其它人都是怎么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