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司少宠妻超给力 > 《司少宠妻超给力》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 没抢救过来
    许笙笙睡了这么一会后,酒意也基本没了。

    她扭头看过去,就见在她坐着的游览车斜对面,有两辆车撞在一起。

    更准确的是,一辆车直接撞在另外一辆车的车头,然后两辆车都被一辆大树卡住了。

    宋鸣正在救人。

    “时遇,怎么了,发生车祸了吗?”许笙笙茫然。

    “笙笙,你醒了?”此时,时遇已经打完电话了。

    “刚刚那辆白色的车子,差点撞到我们游览车。”时遇快速说道:“是后面那辆黑色的车子冲出来,将那辆车撞开的。”

    “你先呆在这,我下去救人。”跟许笙笙说了句后,时遇就冲了下去。

    许笙笙愣了两秒后,明白过来了。

    那黑色车子的救了她。

    想到这里,许笙笙赶紧从游览车下来,往那边走去。

    而等到近前后,她整个都僵住了,全身的血液好似被冻住一样。

    因为开黑色车子的人,居然是司溟。

    此时司溟浑身都是血,面色更是惨白无比。

    她整颗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原本那点酒意瞬间消失没了。

    许笙笙踉踉跄跄跑过来,只能看着,却不敢靠近。

    “你去看看另一辆车。”宋鸣对时遇说道。

    时遇也看到了司溟,神色非常的复杂。

    居然是司溟救了他们一条命。

    “好。”时遇深吸了口气,走到另一辆车去。

    另一辆车里的人,情况也很惨,好在车门能够打开,时遇将里面的人拖了出来。

    也就是在宋鸣时遇将人拖出来后不久,车子炸了。

    此时的许笙笙正蹲在司溟的身旁,眼眶酸溜溜的:“救护车怎么还没来?”

    她不敢碰司溟,生怕自己的触碰会伤到对方。

    “应该快了。”宋鸣说道。

    “她留了好多的血。”许笙笙吸了吸鼻子,又赶紧跑回游览车上,将手机拿过来给许爸爸许妈妈打了个电话。

    告诉对方自己暂时回不去后,她又给钟用打了个电话,让对方尽快想办法。

    事实上,许笙笙这一通电话完全是正确的。

    钟用有了司溟大部分的人脉,在知道情况后,立刻打了几个电话。

    五分钟后,直升飞机到了,直接将人带走。

    许笙笙也跟上了飞机。

    半个小时后,司溟已经被送入香城顶级医院,进行抢救。

    许笙笙蹲在手术室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谁是亲人?”片刻后,手术室打开。

    “我是。”许笙笙来连忙说道:“我是司溟的未婚妻。”

    时遇听到这句话,眉头都皱了起来。

    他看了眼许笙笙,最终并没有说话。

    “医生,怎么了?”许笙笙问道。

    医生说了一通专业术语,许笙笙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是不是要签字,好,我签字。麻烦你们立刻救人。”

    时遇眉头皱了皱,上前一步,却被宋鸣拉住了。

    宋鸣朝时遇摇了摇头。

    时遇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底的憋闷。

    而这边,许笙笙已经签完字。

    手术室再次亮了起来。

    许笙笙神色有点恍惚,整颗心都跟着揪成一团。

    也不知过去多久,一串脚步声传来。

    “司总怎么样了?”钟用焦急的问道。

    “还在手术中。”许笙笙说道。

    钟用眉头紧皱:“怎么会出车祸呢?”

    对于这个问题,许笙笙并没有回答。

    她当时睡得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

    而时遇和宋鸣也是一脸关心的看着里面,没有心思解释更多。

    钟用看了眼手术室后,再次开始打电话了,询问专家能不能及时过来。

    也不知过去多久,手术室的等终于熄灭了。

    而那边正在打电话的钟用也连忙走过来,担心的看着。

    “医生,怎么样?”许笙笙问道:“司溟如何了?”

    医生鞠躬道:“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

    许笙笙心头一沉:“不会的,不会,那家伙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出事呢?你在骗我,对不对?”

    医生轻声说道:“他送过来的时候,已经非常危急了……”

    说话的功夫,手术的门打开。

    推车推出来。

    看着被盖着人,许笙笙眼泪瞬间就出来。

    “司溟啊!呜呜呜……”许笙笙扑过去,忍不住哭了起来:“司溟,你给我起来,啊……你怎么可以死了呢!你赶紧活过来,你活过来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我真的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啊。我也不是想真的跟你分手的,我只是想……我只是想折腾你一下。你怎么可以死了呢,你赶紧活过来。呜呜……我后悔了,司溟,我后悔了,我不应该计较那么多了的。”

    “啊……”许笙笙想说什么,下一刻却捂着胸口晕了过去。

    “笙笙。”一旁的时遇吓了一跳,连忙喊道:“医生,快,求你救救笙笙。笙笙有心脏病……”

    “什么。”

    一旁的医生听到这话也是一阵慌乱,开始抢救。

    其中一个医生还跟时遇了解了下许笙笙的情况。

    刚刚熄灭的手术室,再次亮了起来。

    钟用也是不敢相信,在他的心里,司溟是最强大的人。

    可今天……那个无比强大的人,却因为一场车祸……就这么没了。

    钟用觉得不可思议。

    钟用木着脸,一步一步走过来,颤抖着手探去,将盖在脸上的步拉下来。

    然后就僵住了。

    “这是谁?”看清楚对方长相后,钟用忍不住瞪大眼睛。

    他抬眼,看了眼手术手后,他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时遇。”钟用按了按眉心,将人喊过来:“司总没死。”

    时遇回头:“什么?”

    宋鸣也跟这过来,然后看到躺在推车上的人。

    “这是疲劳驾驶的司机。”时遇认出了对方。

    “那司溟在哪?”时遇忍不住问出了灵魂版的问道。

    钟用沉默了两秒,当即往外冲去。

    时遇纠结了下,对宋鸣说道:“宋鸣,你赶紧跟着去。我在这里守着笙笙。”

    宋鸣黑线:“知道了,你在这里等着。”

    ……

    许笙笙迷迷糊糊梦见了司溟。

    那人站在霞光里,看起来帅气逼人。

    可不管许笙笙怎么追,都追不上对方。

    “司溟,你别走。”许笙笙猛地睁开眼睛,眼泪瞬间就出来了。